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草莓糖--第一颗糖 樱花树》

打算每天写一小段,如果有十分喜欢的梗会写的长一些吧

小伙伴们有喜欢的片段也可以点梗【当然不会有人理我的 (⊙v⊙)嗯


今天据说是日本樱花节的开始

但是  今天的第一颗糖是一颗  味道发苦的糖  并不像是一颗糖

 不想看可以点叉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要出去看看那只流浪狗,和弟弟们说一会儿见的时候还保持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可直觉告诉我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我在他之后也走出了房门,悄悄地,尽量不出声的跟在他身后。

一贯谨慎的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

他漫无目的的往前一直走,那只他口中的小狗冲他摇了摇尾巴,并试图跟着他一起走。但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所以在尝试无果后又回到了自己破旧的窝。

他就像与这世界脱离。

就像,是一缕本不该在此地的游魂。

跌跌撞撞,缓缓向前一直走着。


我知道,他是在哭。

其实,我几乎没见过他哭。他在人前是一副好哥哥的样子,乐观坚强,怎会轻易落泪。他说他不能倒下,因为他还有弟弟要照顾。

在我面前他偶尔撒娇,更多的时候总是笑着,像只小猫一样粘人。我曾想过,他大抵不该生来就是这个样子。

每个人都会有悲伤,一期一振也不例外。


他还在往前走,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这条路上荒草丛生,他偶尔会被绊一下,并不至于跌倒,却让他的步子放缓了许多。

我们其实离的很近了,只要他稍微回一下头,就会看见我。甚至,我根本无法避免踩到草丛发出的沙沙声,而且我也会被草丛和树根绊到,发出很大的声响。

夜很静,他没有理由听不到。

与其说他默许我跟在他身后,却不想理我,倒不如说,他早就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难以自拔。周遭的一切现在几乎与他无关,他的世界只有那无名的悲伤。


我们就这样走,间或遇到几个行人,他们根本不会看我们一眼,或是轻轻一瞥就快速走开。

我曾有一瞬间害怕会有人取笑他哭的不成样子,更多的时候却在盼望着有人能停下来安慰他两句。

但是一个都没有。

其实我知道,陌生人的话对他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甚至可能会让他觉得窘迫。但那至少能然他感受到这世界的爱意,哪怕十分虚伪且无用。

但是没有。

呵,也对,人们是不会在意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人的感受的。不伤害,恐怕就是最好了。


他哭得愈发厉害,我虽然看不见眼泪落下,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的哭声越来越大。他不得不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的全身都在因为过分激动而颤抖,肩头抖得尤其厉害。我真想,走上前去把他抱住,但我害怕那样他会立刻停止哭泣。他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幸福的样子,但我知道他并非时时都是如此。而过分的压抑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好处,所以我依旧保持沉默。

他似乎是哭得狠了,引来了路人的侧目。可他一点都不在乎,还是自顾自的宣泄着自己的悲伤。

大约是有些气短,甚至是心口闷痛。他用右手死死揪住自己心口的衣服,企图让自己好过一些。

但这并没有用。

他大概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兀的笑出了声。是那种,悲伤到极致的笑声。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但现在,他的笑让我觉得心痛。

仿佛被他传染了一般,我的鼻子也有些发酸。


他终于停了下来,在一棵树下。

他蹲在树下哭了笑,笑着哭。直到挤不出一滴泪,他胡乱地用手背抹着脸颊上的泪水。

大概,从这里走回家之后,他还是那个笑容满面的好哥哥。


而我在这时走到他身边。

他抬头看着我,似乎有些吃惊。但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做出了此时最完美的笑容挂在脸上,但他的眼睛还含着泪水,眼角红的发肿,鼻头也红得很。

他看起来只有眼睛没在笑。

但我知道他此时一点都不想笑。

他就这样笑着对我说:“抱歉,我这个样子真是失礼。三日月殿。”嗓子是哑的,眼中的那滴泪终于忍耐不住落了下来,与他这副笑着的样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让我的心猛烈的抽痛了一下。

我微微弯腰把他提起来,让他靠在我的肩头:“吉光,在我面前不必如此。对我而言任何时候的你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开心的、悲伤的、笑着的、大哭的……只要是你,都是我爱着的。你不必如此……”一种强烈的悲伤情绪也感染了我,我也有些哽咽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他轻笑一声:“您真是……”毫无征兆的又哭起来。

我也抬手抹了抹眼角。

他哭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会这样哭一整夜。却又慢慢停下来,抬起头对我说了句抱歉。

“衣服都弄脏了,呵,回去我帮您洗。”

“嘛,就当,是被小猫弄脏的,爷爷我是不会在意的。”

“您真是……拿您一点办法都没有。”

然后我们沿着原路慢慢走回家,临走的时候才发现。这棵树,是一棵樱花树,而且不仅吐了蕊,还开了几朵花。

我不顾他反对硬是摘了一朵戴在他耳畔,他推辞不过只好由我胡来。作为报答,他也送了我一小枝带着花蕊的樱花枝,说是要带回去养在瓶子里。

只要他开心,搬走这棵树也不在话下嘛。


我永远不会问他那夜为什么哭,

正如他也不会问我为什么出现在他身后。


桌上的樱花全都开了,颜色正好。我们打算把它移栽在院子里。

这是,又一年的樱花节。

一期嘛,现在睡在我身旁,带着笑。




不知道 能坚持到底几天   额(⊙o⊙)…

如果写更新或者什么别的就停更一次  暂时是这样定的 (⊙v⊙)嗯

废话太多了你   


抱歉   今天心情不好实在不甜

今天的我就像是一期那样,然而却没有一个爷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再次说句抱歉

评论(4)
热度(23)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