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六)袭击》

得到小天使的鼓励我再来胡说八道



清醒一些的一期一振正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不已,简直,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嘛。

可是,那时候,三日月的确实说了那句话吧。一期一振再三回想,生怕是自己发烧出现了幻觉,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果然还是希望它是真实发生的啊。

一期一振无奈地甩了甩头,自己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患得患失,莫名其妙,若是让以前的伙伴们看到了一定会被嘲笑的啊。好在这里只有自己一个啊。然后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原来,自己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吗?

真是吓到自己了呢。

三日月给予的那个吻的触感,仿佛还留在唇瓣上,一期一振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耳边全是那句温柔的耳语:

“我爱你。”


三日月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琢磨着如何应对弟弟抛来的问题。

小狐丸一本正经:“所以为什么又把他留下来了?兄长大人,现在可不是胡闹的时候啊。”

“哦,哈哈哈,就是想把他留下来。也没什么……”三日月顿了顿,不经意间皱了下眉,“特殊的理由吧。”

小狐丸一脸黑线:“兄长,昨天接到内线的线报,可能会有杀手潜伏在本家啊。兄长就这样信任那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好歹也要为我们考虑啊。”

三日月转了转手上的龙尾石扳指:“小狐不要担心,我还没有弱到需要你操心的地步吧。至于吉光,我会看好他的。”

小狐丸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再说。只是在三日月离开的时候,淡淡地说了一句“今剑明天下午要回来”。

“今剑吗,倒是很久没见了。”三日月心想。


一期一振靠坐在床上,背后是床头的靠背,双眼发直的盯着对面的墙。头发被弄的很乱,衣服也还没穿好,胡乱套衫的衬衫,露出了大半的肩头,胸前的小红肉若隐若现。勉勉强强扯了被子的一角盖住腹部以下,却还是露着大腿。过度白皙的皮肤下,青绿色的血管看得很清晰,甚至还有微细的毛细血管。身上的伤口仍裹着绷带,未擦破的地方也涂了药油,那部分的皮肤闪着异样的光。他紧攥着双拳,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是三日月一进卧室门时看到的景象。


三日月呆了一呆,反手锁上了门。

“在想什么?”说着坐到他身旁。

“唔,在想这是一场梦吗?三日月大人?”一期一振的腿缩了缩,双手环上去,缩到胸前。

“哦?”

“为什么,事情变成这样了呢?”

三日月慢慢抱住他,把他的头支起来保持一个面对面的姿势,轻轻点过他的唇,脸上带着笑意:“因为有人要杀我,小狐很担心。偏偏你在此时出现,我们又查不到关于你的任何事。”

“不相信我吗?”一期一振咬了咬下唇,“所以我之前说的话,你们……都不信吗?”

三日月偏头过去,抵住他的额:“现在信了,我还有机会吗,吉光?”

有一瞬间的犹豫,依旧是不安的恐惧。但是,那双颤抖的手却毅然决然地伸过来,板正了三日月的脑袋,用干涩的唇吻上他的唇角。

“有的。”


作为付丧神,果然与人类不同,虽然拥有了人的身体,但毕竟是不一样的。所以在下午的时候,一期一振便可以在三日月的帮助下,下床行走了。起初三日月还不太放心,但在仔细检查过一期的本体之后,还是同意在自己的陪同下出去走走。那把太刀上只有那道最长最深的裂纹没有消失,其余的碎纹都已经几乎看不见了。

“还好吗?”三日月扶一期坐在后花园的长凳上,自己坐在他身边。

“我没什么事,请不要为我担心。”

三日月嘴角上扬,就连平时对话也不忘用敬语,果然是很可爱呢。


“有人来了!”一期一振突然道。果然是战斗的身体,感觉异常灵敏。

三日月笑笑,没有丝毫改变的笑容:“看来果然是按耐不住了吧。”

“砰!”一颗子弹从背后袭来,三日月侧身抱住一期扑倒在草地上,堪堪躲过。紧接着又是几颗子弹落在身侧,三日月抱着一期在草地上滚了滚躲了过去。

“真是嚣张啊。”三日月揶揄道,偏头躲过一颗子弹。

“请认真起来!”一期一振有些慌乱,出了汗的手掌紧紧地攥着他的袖子。

三日月安抚性的吻了吻他的额角:“放心。”


来人越过低矮的灌木丛,一步跃到三日月他们身前。三日月突然从地上弹起来,一个540,高空旋转踢,踢掉了他手中的枪。

“还不算太丢脸吧,吉光。”做了个飞吻的手势。

“高兴得太早了!”那人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劈头刺向三日月面门。

“小心!”一期大喊。

三日月灵巧闪身握住他的手腕,并把手向后弯,贴到肩膀上。用右膝直踹那人的小腹。那人抬起另一只手便挥拳过来,被三日月的另一支手正好握住。向上用力,只听见“咔吧”一声,那人就“嗷嗷”直叫。慌乱中毫无章法地向三日月一通乱踢。

三日月趁机一扫,利落地绊倒了他,顺势把那直播这到的手扳到他背后,另一只手夺过刀,架在他脖子上。战斗结束得干脆无比。

“说吧,你的主人还说了什么?”声音不大却十分令人畏惧。

“啊!”那人竟自动撞在刀刃上死了。

三日月无奈只好松开了手,刀子也扔在地上。叹口气:“我早上新换的衣服,真是不乖的小猫。”


三日月转身扶起一期,拍了拍他身上的土:“还说得过去吧。”

一期冷着脸:“您真是太胡闹了!”

三日月笑了笑:“偶尔让你为我担心一下也是很好的调剂呢。”

一期猛地抱住他:“请……请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三日月也抱紧他:“嘛,应该吧。”然后是招牌笑声。

“……”


小狐丸带着人赶过来,看着地上的尸体,挥手示意他们处理掉。低声道:“看来是要给他们点教训了!”

三日月并没有放开一期,淡淡道:“不急,游戏才刚刚开始。”



我纯属自虐

打戏真难写 我还乐此不疲

想找个刀剑圈里的cp

好嘛,反正也没人看见……

评论
热度(14)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