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五)雨-下》

我觉得是糖,应该是糖……正直如我

昨天的后续  我今天争取写完这段



梦境与现实的界线变得模糊,一期一振好像真的觉得有一只手正在温柔地拭去他脸上的雨水。小心翼翼,呵护有加。他很想睁眼看一看,但是无奈真的太累,太累,身体由于过度失血而变得虚弱无力,已经不受自己指挥了。

有人抱起了他,却小心避开他重伤的部位。一期一振不安地挣扎了几下,那个怀抱很温暖,他身上的味道很让人安心。一期一振不再挣扎,任由他把自己抱起来,安心的昏睡过去。

衣服被层层脱下,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里,一期一振蓦地惊醒。眼前是那个深蓝色短发的人的背影,他正脱下自己占了泥泞的衬衫。一期一振发现自己被放在一个浴盆里,身上的衣服一点儿都不剩。

他不安地缩了缩身子,试图用手臂遮挡住自己的私处。却扯动了未被包扎过的伤口,“唔”不由发出一声痛哼。

三日月回过头看他,顺便褪下自己的内裤。他的身材那样好,精壮又纤细,既不是单薄无力,也不是满身肌肉。身体的比例恰到好处,正是最迷人的样子。一期一振的眼睛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头低的快要缩进怀里,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呦,醒了呢。”也许是明白他在害羞什么,三日月接着道,“都是男子的话,共浴什么的,也不成问题吧。”

“……嗯。”一期一振发出像蚊子一样的哼声。

“吉光的反应真是可爱。”三日月一脚迈进浴盆。


一期一振又往后缩了缩,身上的伤口不满的叫嚣,他不由得抖了抖:“唔……”

“再忍一忍,一会儿就给你上药。”

一期一振抬头看他,两人因面对面坐着的方式显得十分亲密,但是对面的人前一刻还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现在却摆出这样一副近乎温柔宠溺的样子来,真是不可相信,不敢相信了。

“为什么……”一期一振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问什么呢?问他为什么要杀死自己?问他为什么又没下的了手?问他为什么赶走自己又救回来,像是玩弄一只无力反抗的小兽?一期一振自己也糊涂了,到底是想问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想问吧。

“……对不起。”三日月沉默了一会儿,给了一个不置可否的答案,“我终究是舍不得,一期一振的啊。”

一期一振身子颤了颤,闭上了眼睛。


突然打开的喷头,毫不意外的淋了俩个人一身的水。水温刚好,不冷不热。一期一振却莫名的抖了抖,大概是身子太冷了,在雨里淋了那样久,从里到外都冷透了。就算是温和的水温,也是滚烫滚烫的。

三日月向前挪了挪,俩个人离得更近了些。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任由水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淋了个透,深蓝色的刘海紧贴着他的脸,有一种异样的美感。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这幅身体,像是很满意,终于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发出专属于他的笑声。


三日月小心地探过手去,摸了摸一期一振的额头,他的脸颊因害羞而通红,也许还有别的原因。果然很烫手,原来刀也是会生病的。一期一振不安地扭动身子,伤口再次渗出血水。

“不要……碰我……”他的抗议那么无力,却又坚决的要与对面的人划开距离。

三日月当然不会听他的,他探过身子去,托起一期一振的腰。

一期一振睁大眼睛瞪着他,双眼泛红没有一点威慑力:“放开我!”他苍白的身体毫无遮挡的暴露在那人眼前,就连最隐秘的部位,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一期一振想给他一拳,身体却不允许,肩头的伤口早已不成样子,手臂重得拿不起来。

“乖,别动。”三日月把他手里的人儿往上提了提,以便喷头的水能够彻底地洗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声音像是安抚,“别再动了,伤口又要流血了。”一期一振的身子那样轻,三日月提起他毫不费力。那样单薄的躯体,是如何面对那些怪物时都没有丝毫退缩。真是十分有趣的人。

一期一振被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彻,他金黄色的眼中流出透明的咸涩液体,混在温水中,没有可能被察觉。他呆呆的,看着三日月。眼前的人,并不像自己以往认识的那个,但是,却十分的熟悉啊。


“我自己……可以。”明明已经脱力到站都站不稳,一期一振还是以正言辞的拒绝了三日月替他擦干身体的要求。

三日月没有再勉强。自顾自的擦干自己,穿上一旁的干衣服。

一期一振费力地擦自己的后背,一个眩晕差点摔倒,却落入一方宽大的胸膛。“一期,不要勉强。”

一期一振挣扎着逃出了他的怀抱:“你到底,想怎么样,三日月大人!”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出这样一句话。

三日月没有回答他,只是把他打横抱起,一只手束住他两只手腕,牢牢地把他箍在怀里。一期一振放弃了挣扎,双眼空洞而无神。


三日月把他轻轻放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在一旁准备齐了伤药和纱布。一只手的食指沾了药,俯下身擦在一期一振的伤口上。

一期一振不动,不说话,也不看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发呆,像一只听话的木偶。

三日月若有似无地轻叹一声,继续替他包扎。等包扎好了,再看看,床上的人好像睡着了,只是眼睛睁着。看起来并不是在睡觉。三日月没有管他,拿出了丁子油,仔细地抹过一期一振(本体)的每一处裂纹,他沾了手入油的冰凉的手指,久久地抚摸那道长长的伤口。

一期一振不由得抖了抖,眼中泛起怒意,想坐起来,胳膊却撑不住,又摔在床上。饶是这床足够软,也还是震得浑身都疼。他终于不再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气急败坏道:“请放过我!三日月殿下!”


三日月偏头看他,嘴角微微上扬:“终于肯说话了吗?吉光呦。”

“我们,还有什么好说吗?”一期一振看着他眼中的盈盈月色,“你不是让我能走多远走多远吗?你凭什么……就因为我在这里只与你相熟吗?你就这样试探我、防备我……甚至不惜伤害我……你……”到最后竟是带上了哭腔。一期一振终于说不下去,他扯过一旁的被子蒙住头,身子一抽一抽。

难道,就凭我对你倾慕,你就可以毫无顾忌的伤害我吗,三日月大人啊!


一声闷雷伴着闪电划破阴沉天空,雨原来竟一直下着吗。屋内笼罩着一层阴云,两个人都久久的不说话,一期一振的抽泣声被放大的回响在空气中。三日月仍然握着那把太刀,他的眼睛始终都在那个人身上。丁子油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让人没来由的有些燥热。

“铮”是刀入鞘的声音。三日月坐到床上,一把拽开被子,露出了一期一振哭红的双眼。

沉默,依旧是沉默。打破它的,是一个意外的吻。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等到想的时候,身体早已先一步完成了指示。三日月俯下身子,轻轻地吻过一期一振的唇。他的舌头,趁对方换气的时候溜进去,温柔地游走在他的口腔内。轻拭过每一处细节,然后长久的与那条笨拙的舌头纠缠,直到它能够木讷的做出本能的回应。三日月的吻技高超,完全没给一期一振喘息的机会。

一期一振早已被夺走了所有的空气,大脑缺氧的状态让感觉变得格外灵敏。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三日月舔过自己的每一颗牙齿,然后还坏心的撩拨自己的上颚,津液没能有机会吞咽,顺着嘴角淌出来,沿着脖颈的曲线,落到胸膛。

“唔……嗯……”一期一振的声音是破碎且费力的,但是他还是可以有效地向对方传达自己缺氧的事实。

三日月放开了他。嘴唇带出一条长长的银丝,一期一振不经意间咂了下嘴,那银丝突然断裂,落到他赤裸的胸膛。连三日月,也不禁脸红了。


“吉光,留在我身边。”

“为什么?”

“我爱你。”

“唔?”

“相信我。”

“……好。”







大概是一颗有点苦的糖,但是我尽力让他甜一点了。

好像写的不像是一期了

谁来给我科普一下一期该是什么反应呢……

让我看看别人写的同人冷静一下

晚安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10)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