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五)雨-上》

来撒糖……衣炮弹……= ̄ω ̄=看我如此正直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期一振蜷缩在地上,丝毫不顾忌满身的血污。他能感觉到,那双熟悉的手,正在把玩着自己的本体。以一种很温柔的方式,一寸一寸抚过满布裂纹的刀身。

“三日月……大人啊……”

像渴望光明那样,渴望与你相见。然而无论是在哪个时空,我们终归是要错过的吗?


“你可以走了。”是鹤丸。他毫不怜惜的把一期一振的本体太刀扔在地上。

“去……哪里呢?”

“哪里都行,最好永远不要出现了。”鹤丸对他扮了个鬼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期一振满身是血,动弹不得。只得任由那些打手把自己架起来丢出门去,没错,真的是想丢垃圾一样的丢出去,连那把刀一起。一期一振挣扎地爬起来,“咳咳咳”嘴角用粘稠的液体顺着下颌滑进衣服里。他捡起自己的太刀,抽出鞘看了看,果然,和自己一样残破不堪了呢。


雨什么时候下起来的,都没有印象了。

一期一振就这样拖着身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接受着来自路人们的诡异的目光。是很奇怪。一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拖着一把长长的刀,简直不像是这个时代该有的事情。

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走了有多远,这里是哪里?都不重要了吧。一期一振终于无力地跪倒在地,泛白的手掌苦苦支撑着身体的重量。用尽力气再次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又从后面摔倒了,索性也不再尝试了。终归是无处可去啊。

一期一振靠着一面墙,抬头看着大雨倾盆。雨水从脸上落下来,又会有新的雨滴上来,这样大的雨,连身上的血污都被冲刷干净了。身上的伤口都被洗得发白,卷起的皮肉甚至变得透明。

也许会死在这场雨里吧。一期一振这样想着。眼皮早已疲惫不堪,终于重重合上再也不愿睁开。


“哦,是一期啊。”那位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正端端正正的坐在走廊上捧着茶,像是他一直就在这里一样,并没有对审神者终于锻出了一期一振有什么惊讶的。明明,自己刚才被鹤丸殿调笑说,是比三日月还要难找的一把刀呢。

一期一振有些尴尬:“哦,三日月殿下吗?我是一期一振,是……”

话都还没有说完,一期一振就被眼前的人抓了手,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那个……三日月殿……”

“哦,一期可以啊帮我这个老人家做点事吗。毕竟我可是一个老爷爷了呢。”三日月笑得一脸纯良。

“好,不过请您先放开手。”

“哦,被嫌弃了爷爷我好伤心。”三日月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但是又不像,因为那月亮始终都是笑着的。

“那……请问有什么事可以效劳。”一期一振觉得自己估计是脸红了,居然被如此正大光明的调戏了。

“可以帮我绑上发绳么?”三日月将一期一振的手举高了些。一期一振才看到他们紧握的手掌中,有一条金色稻穗一样的发绳。

“好。”可是刚才明明是戴在他头上的啊,“不过……”一期一振看着他笑得弯弯的眼睛,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三日月殿也该学着自己绑了。”

“呵,也是啊。不过在那之前就麻烦吉光了。”所有人乖乖的坐在那里任凭身后的人轻柔的弄着自己的头发。

“嗯?您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一期一振呆了呆。

“嘛,因为我是个老爷爷了啊。”三日月眼中划过悲伤,在一期没有看见的地方。

“不过,冒昧问一句,在我来之前这些工作是由谁来完成的呢?”

“哦,不记得了呢。吉光不要难为我这个老人家啊。”

“……”



注定写不完了……就先到这里吧……

晚安哦






评论(2)
热度(12)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