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四)绝杀?》

(o゜▽゜)o☆[BINGO!]

评论会增加写文速度  不管你们信不信 反正我是信了


【= ̄ω ̄=太久没更连题目都忘了怎么写……

这张是打戏  写的应该很渣  大伙将就着看吧

有参考跆拳道的动作【我说我有练过几年你们信不……

微小狐鹤注意

另 

我很好说话的  请来勾搭我( * ̄▽ ̄)((≧︶≦*)


(づ。◕‿‿◕。)づ感谢阅读




一阵甜香味从门缝中飘进来,一期一振忍不住多闻了几下。好像是,草莓大福之类的甜食。他想起从前在本丸的时候,主上也经常带着些食物回来,弟弟们总是围在主上身旁,闹着要多分一点。

然后……

一期一振的意识渐渐迷糊,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太晚了,只来得及在倒地的时候护住头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醒来,是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不知道是哪里。

四周弥漫着一种熟悉的味道,从前在战场上才会有的——血的味道。


一期一振的身体靠在一面墙壁上,他能感觉得到,来自地面的凉意,还有,那种黏黏糊糊的不适感。

这是一个满地都是血的地方。


听见开门的声音,却没有光照进来。四周依然是漆黑一片,但是明显与刚才不同了。空气中蔓延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身上的汗毛都会竖起来。仿佛是极其强大的气场,压得人喘不上气。

视力渐渐适应黑暗,一期一振可以看到有几个模糊的人影向自己走过来。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了昔日的伙伴。没有呼吸的,伙伴。


上空陡然出现一道光,刺得一期一振一时睁不开眼睛。与之同时,他感觉有人围住了他,不止一个人,很多人。一期一振揉了揉眼睛,双手保持战斗姿势,使劲睁开眼,当然是愣住了,但是并没有这样的时间。

划破这快要凝固的空气的,是刀剑出鞘的“铮”一声。

站在一期一振面前的,是药研藤四郎、鹤丸国永、小狐丸、三日月宗近……和他能记起来的,几乎所有的同伴们。

他们的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手中握着刀,刀剑直指一期一振。他们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生命。

一期一振早就意识到自己可能要面对一群怪物,在有人走进来之后,他就发现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心跳声。然而,眼前的这群,称作怪物的话,岂不是太不合礼数了。

他想到这可能是一次试探,可能……

对面的一群并没有给他再想下去的时间,凌厉的刀锋擦着他的脖颈划过。一期一振堪堪躲过鹤丸国永的袭击。


如果真是那位大人的话,此时应该说一句:“哈哈哈,吓到你了吧。”


而在灰暗的灯光下,一期一振只能看到向自己砍来的刀,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应该也没有表情吧。

发愣的一瞬间,被小狐丸一个左上切,砍到了左肩,“嘶”一期一振用手握住了刀刃,血顺着指缝滑下来,滴在地上,瞬间就混入那些黏糊糊之中。再也分不清了。

不是分神的时候!


手边没有武器,只能靠近身搏击。一期一振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妙,但也没办法。左腿一个前踢,踢到小狐丸的腹部,发出“咣”的金属碰撞声,小狐丸向后稍微退了一点,一期一振趁机把肩膀从刀下解放出来。

药研藤四郎挥刀直劈他面门,一期一振侧身躲过,刀砍入墙壁。一期一振一个扫堂腿,踢到了药研藤四郎,用手肘袭击他的右手,夺下了刀。

总算有个武器了,虽然在夺刀的过程中,被三日月宗近划伤了后背。但是这样的侧身却让他跳出了包围圈。一期一振终于不是被逼到墙角的状态了。

但现在也许更糟,四周都是挥舞着刀的钢铁怪物,对,还是称他们做怪物比较合适。浑身都是金属,刀砍上去,震麻了一期一振的虎口,手中的刀差点脱手,但是不能。


长谷部从后方来了个下压,一期一振用刀撑住了对方的刀,保持一个即将下腰的姿势。前方就被退钻了空子。短刀划过小腹的时候,一期一振借力闪过长谷部的刀锋。长谷部的刀落在五虎退的肩上,依旧是刀碰到金属,他们根本不会受伤。

短暂的空档,一期一振抬手抹过唇角的血。挥刀一个右下切,砍到乱的脖颈。他没事,可是一期的刀脱手掉落。

弯腰捡刀的时候,被不知道是谁在后腰上重重踹了一脚。一期一振“咝”的抽了一抽嘴角。一个前滚翻,顺势拿刀了地上的刀。

其实他知道,再挣扎也是无用的,他根本没可能赢过这群怪物。但是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不会放弃抵抗,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


三日月宗近坐在电脑前,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手中那把原本光亮无比、没有一丝缺口的太刀,此刻已经出现了细碎的裂纹,甚至,有一道极深的长达十五公分的裂痕。大概是快要断了吧。那个好看的男人,那个生命与这把刀相连的,付丧神。

“我就说他不行。果然……”鹤丸国永兴致勃勃,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在慢慢揉着自己的腰。昨天那只大型动物,多半是疯了……

小狐丸一把从背后捞起他,把他抱在怀里,宽大的手掌按着他的后腰。鹤丸发出暧昧的呻吟:“唔,就是……那里……嗯……”


“兄长认为如何?”小狐丸将三日月眼底的不安收入眼中,“还要继续吗?我们都知道,他不可能赢的。”

三日月一时无语。只是盯着电脑屏,那个人又受了好几处的伤,手中的刀身又添了几条裂纹。已经,到极限了吧。

三日月什么都没说,拉下了一旁的手闸。

电脑屏的那一端,瞬间变得十分安静,所有的杀戮瞬间静止。


除了,伏在地上呕血的,一期一振。




嗯,先这样……

其实挺烂的,谢谢看到这里

请评论我  抱紧我O(∩_∩)O~

评论
热度(8)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