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三)试探》

Σ(`д′*ノ)ノ感觉自己萌了个冷门啊 

话说

有萌小狐一期的吗(⊙ˍ⊙)


┐(T.T ) ( T.T) ノ这章不出意外会虐

当然是小虐

小狐鹤注意



~o( =∩ω∩= )m……………………………………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一星期的现世教育之后,一期一振穿着笔直的西装与三日月和小狐丸一起出席东京几大商业巨头举行的商业联谊会。

现在的一期一振有点紧张,因为临走时:


“一期哦,一会在宴会上要跟进我们哦。”三日月笑得十分诡异。

“嗯,好,我知道了,三日月殿……先生。”还是有点改不过口来啊。

“你要是被别人拐走了,我会伤心的。”三日月作委屈状。

“唔,不会……不会的。”


这个会场太大了。因为,是在附近的一个小岛上露天举行宴会。整个岛都是会场。

一期一振觉得有点晕,现在如何在这样多的人之中找到同伴,真是个大问题。

他们走散了,一期一振替三日月拿了一杯红酒,再回头,两个人就都不见了。清一色的西装革履,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变了颜色,即便三日月的礼服有多么与众不同。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都难以脱颖而出。


找个人问问吧。一期走到离他最近的那个人面前,鼓足勇气:“请问……您有没有……”在看到那个人的长相时不由大吃一惊,“药研?”

药研藤四郎和一期一振对视了一下,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却还是礼貌地:“哦,我就是药研藤四郎。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黑色的西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十分精神,头发熨贴的梳理在耳后,手中握着一只鸡尾酒杯。虽说个子和一期一振一般高,但那样严谨的作风,说话的语气,都的的确确是药研藤四郎,一期一振的弟弟之一。

“……”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先生?”药研藤四郎又问了一遍。

“……哦,我,我想问您……”一期一振好像刚才回过神来,却好像还没有。因为他看见了,抱着一只小老虎的五虎退正向自己走来。


“哥,朋友吗?”五虎退还是个少年的样子,眉眼却比一期所知道的张开一些,更能显出气度来。

”退,都说了多少次,不要被老虎带到前面来。“药研藤四郎有些生气。

”小黑他,自己跑出来的嘛。我刚要送它回去呢。“五虎退不满地嘟着嘴,好奇地打量着一期一振。

药研藤四郎看了看几乎呆住的一期一振,觉得十分奇怪,“哦,这位先生是刚见面的。对了,这位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哦,有没有看到三日月先生。”

“三日月?”药研仔细地把对面的人打量了一番,“您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嗯。我们……”一时间竟想不到要如何说,兄弟?战友?同伴?夫妻?都什么跟什么。一期一振有些彷徨,现在的自己,和三日月算是什么关系呢?


“是朋友哦。”三日月的声音蓦然响在身后。

“哦,是朋友吗?三日月少爷,也是可以有朋友的。”药研藤四郎的语气带了几分戏谑,神情也变得傲慢起来。就连一旁的五虎退,都以一种无声的方式在与之对立——怒视。虽然抱着小老虎的他并没有实际的杀伤力,但一期一振还是可以感受到很强的敌意。

“那是自然。我这位朋友,也是栗田口家的呢。”三日月着重强调了一下“栗田口”三个字。说着就把手很自然地搭上了一期一振的肩头。


“那还真是奇怪呢。我们栗田口家从未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啊。哦,叫……”

“一期一振。”一期的情绪已经平复,这里不是他的时代,不是他的世界,所以,对面的人,并不是他的弟弟们。只是,长着相同面孔的,陌生人。

“哦,幸会。”药研藤四郎的鞋跟转了一百八十度,在点头之后,转身离去。

一期一振觉得不太舒服。就算知道不是,也很难受。“你们,是……对手吗?”

“是,是很好的对手。”三日月轻笑一声,松开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不过,上个月我刚吞了他最得意的一家子公司。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偏头看他的眼光,略有深意。


“是吗。三日月先生有很强的……商业头脑呢。”新的名词使用还需加强。

一期一振忽然觉得自己的左肩被人用力一拍,习惯性的向左回头,没有人。然后有个白色的身影快速的从右边闪出来,大笑道:“哈哈哈,吓到了吗。”


是鹤丸国永。


“唔,鹤丸殿。”一期顿了顿,“……先生。”

“哦,殿先生,是什么鬼的称呼啊。”鹤丸国永做了个大大的鬼脸。一转身就撞到一方结实的胸膛,然后被人用手牢牢的箍在怀里。

“狐啊,弄疼我了呢。”鹤丸不满的想要挣脱,却没那个人的力气大。

“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一期一振,一位……付丧神。”小狐丸故意拖长的尾音,在一期一振听来简直是羞辱。

鹤丸直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伸出手捏了捏一期一振的脸:“是真的刀剑哦。”眯眼笑起来。


一期一振只觉得脸发烫,为什么一样的脸,一样的名字,一样的性格,却是不同的人。如果这里有他们所有人,为什么,没有一个这里的“一期一振”呢?

“在想什么?”三日月递给他一杯血腥玛丽,“鹤呀,就是这样爱胡闹的。他是五条的少爷,我弟弟的情人。”

一期一振的眼睛瞪得老大,但是对面两个人又明显的,是在进行秀恩爱活动,简直是不信不行。“嗯?”这样的事以前自己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本丸的刀剑中就有有这样关系的人,但是,这样被放在公开场合说,一期一振还是第一次。

“是很幸福的一对呢。”三日月的眼中带着莫名的哀伤,一期一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被像小孩子那样对待了呢。“三日月也摸了摸自己的头。

然后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无礼的事,一期一振连连道歉:‘抱歉,三日月大人,在下,在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

”吉光可真可爱呢。“

一期一振的脸又红了。



”所以如何呢?兄长。“小狐丸搂着鹤丸,以一个暧昧的姿势坐靠在沙发上。

三日月的手指肚在桌子边缘来回滑过:”还是再试探一下比较好。毕竟,家里不需要一个不定时炸弹。“

”哪有这么麻烦。“鹤丸拽了一把小狐丸的头发,“找几个人试一下,实在不行就赶出去。”

“那就交给你吧。”三日月起身离开了。

“主意不错啊。”小狐丸捏住鹤丸的手腕,“是这只?”

鹤丸:“呵呵,我错了。”旋即就被压在身下。

小狐丸的双腿双手都在他身体两侧,正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地咚”着鹤丸。小狐丸舔了舔尖利的虎牙:“今天我让你下不来床……”



<( ̄ˇ ̄)/今天的人有点多啊︿( ̄︶ ̄)︿

有没有被秀一脸

没写到虐  这点不虐 我不开心……

【神经病作者注意!!!!!

评论(3)
热度(23)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