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二)怀疑-下》

来继续听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 ̄)~考完试的我满血复活

穿越方式什么的,脑洞大开啊(*^__^*)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爷爷变身霸道总裁【泥垢︿( ̄︶ ̄)︿

别的刀剑梗我不太清楚,胡乱写的大家不要太在意哦

毕竟我只是一个专注自嗨的段子手

感谢阅读么么哒




“请问……”一期想要下楼见三日月,商量一下回本丸的事。但是……

“抱歉,您暂时不能出这间房。”门口的人穿着笔直的西服,向他微微鞠躬,然后利落地又关上了门。


是被软禁了吗?为什么呢?


胡思乱想又急切想要见到弟弟们的一期一振,这一夜辗转难眠。尽管身体几乎每一处都在痛,但他丝毫不在意。相比之下,有一种未名的情绪慢慢地包裹住了他。

“也许这次真的迷路了,也许,这里并不是……可是……为什么会见到呢?那位大人……能见到真是太好了呢……”

天将破晓之时,一期一振才恍恍惚惚地进入梦乡。


梦中有忽然闪过的深蓝色,有久久不散的火光,还有,刺眼的,纯白色……


“所以,兄长是想留下他?”小狐丸抓了抓脑袋,表示不解,“可,他若是对面派来的奸细,甚至是杀手也说不准。总归是太危险了吧。”

“可不要随便就小看我哦,小狐啊。”三日月掂了掂那把太刀,“他的身份查的怎么样了?”

“毫无进展。实际上,现在我们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吧。真不明白,你为何要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小狐丸夺过那把太刀,缓缓抽出。雪白的刀身上没有一丝缺口,完美无瑕。

“像是一把古物呢。”三日月宗近的眼睛闪了闪,嘴角浸出一抹温柔的笑来。

“正好与父亲大人为兄长寻来的那把刀相配呢。”

一旁的保险柜里,静静躺着那把传说中的,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三日月宗近。



“大少爷!二少爷!”一期一振听到门外有人如是说,立刻就来了精神。

门吱扭一声被推开,入眼是一头深蓝色的短发。短发的主人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配上休闲的牛仔裤,虽说有些不伦不类,但穿在他身上却意外地合适。

他身后跟着一个短裤短袖的青年,银白色的长发由于炎热而束起,红色的眸子直直盯着对面的人看,像是要生生在一期一振身上凿一个洞出来。而他手中握着的,正是一期一振的本体。


一期一振莫名的抖了一抖:“小狐丸阁下为何这般盯着在下?可是在下有何失礼之处?若是在下有何处无意冒犯,请一定要指出。”


“切。”小狐丸把头扭到一边。


三日月径直走到一期一振身旁,微笑着正如一期一振所熟知的那样,眼中不带半点笑意:“那么,我们可以来谈谈了。”


经过了艰难的一段时间之后,一期一振终于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天真。自己何止是迷路了,简直是穿越了!

“所以,现在已经是2305年了?”一期一振艰难地说。

像是被这离奇的事情取悦了,三日月的眸子里染上了兴奋的颜色:“是。是栗田口吉光的太刀?”但并不需要回答,他又说下去,“一期一振?那我们是叫你一期,还是一振?”

一期一振坐在床上的身子像泄了力一般,耷拉了下去,不自觉地说道:“都可以。如果是您的话,我希望是……”声音却不知为何越压越低。


“哦,是,吉光吗?”三日月的眼中又荡漾着的无边月色。很久之后,一期一振还记得那个人当时,这样唤他时的温柔神色。像是静夜的柔和月光,温柔的洒在人的心上。

“嗯。”


“所以,你便是那把曾毁于大阪城火灾的,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我记得,重铸之后,不久又遗失了。此先还对此颇为遗憾呢。今日竟真的来了这样一个人,或者说是刀更合适呢?”

一期一振感到对方的怀疑,攥紧拳:“那把刀真的就是在下的本体,两位若是不信的话,不妨一试。”

“若是这刀断了,你也玩完了?”小狐丸跃跃欲试。

“是。”


倒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三日月示意小狐丸把刀递给自己,小狐丸把刀柄朝向三日月。

三日月轻轻握住,缓缓抽了出来。雪白的刀身在日光下闪着金光,像那个青年白皙的肤色一样美好。他走到窗前,是一期一振背对着的方向。轻轻地握住刀剑,向一边弯曲刀身。

背对着的的那个青年,身子开始难以抑制的抖动,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随着三日月越发用力的手指,他的额头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差不多到了快要折断的角度,三日月忽然停下了手,又慢慢地让这把太刀恢复原来的笔直。

为何手下留情。三日月当时并不清楚。他以为只是单纯的舍不得这样一把刀损坏,并不知道那是沉睡的意识的短暂觉醒。

一期一振用手抹去了头上的汗珠。内心十分忐忑。随后的感受,更是让他变得十分……不好意思。


三日月那只骨节分明,如幼葱一般美丽的手,在他身上,不,本体刀身上,上下游移。一期一振甚至能够感受到,三日月微弱的体温。他像情人间爱抚一般,轻柔的,抚摸他的全身上下,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一期一振的脸越来越红了,身体觉得既十分痒,又好像很享受……他的声音有些喘息的意味:“……三…三日月殿下,请,请不要对我……做那样奇怪的事……”


“哦,不喜欢吗?”三日月一步一步踱到一期一振面前。

“怎么,怎么能说出这样无礼的言语。”一期一振的脸红得发烫。

三日月却像是得到了极大地满足。又坐到沙发上,笑道:“那么,你说我便是那把‘三日月宗近’的付丧神了?”

“我是‘小狐丸’?”小狐丸憋着笑,插了一嘴。

“是,本该是的。可……”一期一振看都不敢再看三日月一眼,低着头道。


“名字什么的不过是巧合罢了,我们可是真实的人呢。”

“哦,如此,如此……”一期一振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如此你便留下来吧。既然我们前世也许有约,今生又何必错过呢。”三日月一本正经。

小狐丸终于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看自家兄长一本正经的调戏一个正值青年,也别有一番滋味呢。然后他收到两道警示的目光,讪讪地吐了吐舌头,敛了笑,正经起来。


“嗯?有约,什么的,三日月大人可不要随便说出口。”

“哦,这是为什么?据我所知,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好像是夫妻刀呢。算不上有约吗?吉光可真是薄情呢。”

“唔,什么?这……您……”一期一振抬头看到三日月笑眯眯的看着他,脸又红了红,只好把头低得更低。

小狐丸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哈哈哈,你们……你们继续,我不行了……哈哈哈。”逃一样的出了门。


“那么,吉光要好好养伤哦。过几天有一个聚会,也许还会见到你认识的人呢。”三日月也站起身。

然后他突然对着一期一振的本体呵了一口气,一期一振立刻觉得身子都软了。

“唔,您……您真么能……”无限委屈的接过了刀。


“像真的一样呢。”三日月转过身,走出了门。




~( ̄▽ ̄~)(~ ̄▽ ̄)~

不知道怎么就写搞笑了呢,本来是要虐的啊

爷爷有没有霸道总裁我不清楚

腹黑了好像

(*/ω╲*)ooc的我都没眼看了

这种相处模式大家觉得怎么样

我一直觉得爷爷是这种能一本正经的调戏人的呢

ヾ(≧∇≦*)ゝ

不知不觉写的有点多了【是有点扯……

下一张有新的人物出场大家猜猜是谁啊

下章可能要虐啊(o゜▽゜)o☆【我一定要写一段虐的……


顺便问一下为什么电脑版的LOFTER没有订阅啊

我刚玩这个啊

感谢小天使么o(*≧▽≦)ツ

求评求人理



评论
热度(19)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