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痕
刀剑深坑,爷厨,杂食,cp可拆。【更文看心情,此人很懒,求鞭策◐▂◐喜欢有人理( •ิ_• ิ)
 

《【三日一期】迷途(二)怀疑-上》

╰( ̄▽ ̄)╭欢迎回到三日月宗近少爷的别墅……


今天的我争取多写点儿

O(∩_∩)O~


我又来造福群众【祸害大众】了,折腾了一只爷爷,然而我并不会上色……



【动作有参考】我就是画着玩,大家别笑……



然后,让我安静的码字(~ ̄▽ ̄)~




真是一个大难题。


现在,有一个人生难题摆在一期一振面前。很严肃,非常严肃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赤裸的躺在一张奇怪的床上,这间房子也十分古怪。虽然伤口都经过了处理,但摆在一旁的衣服未免太不合体统了……


这么短的裤子是为什么?

底裤?

不,这里有底裤。

那谁能给一期一振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条裤子穿上还不到膝盖。同样的,这件衣服是一个半袖。

羞耻极了……

身为一个正经的刀剑,怎么能穿如此暴露的衣服。

但是只有这些好穿,所以他勉为其难的穿上,然后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出来。


“先生您的午餐。”一位瘦小的男子把食物放在桌上,然后便要离开。

“请问……三日月殿下在哪里?”

“大少爷在开会。”

“小狐丸阁下呢?”

“二少爷也在开会。”

“……我可以见见他们吗。”

“对不起,我没法子。”说罢就关上了门。


一期一振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天出阵还算顺利,虽然遇到了检非使,但是数量不多,我方人手充足且大家普遍没有受伤。战斗结束的很快,并且没有人再次受伤了。

正想着这次找到这么多的材料,而且大家都不需要手入,回去主上一定会很高兴的。

就遇到了突发事件——地震。


短刀们很快就乱作一团。一期一振自然是要照顾好弟弟们的,但是五虎退的小老虎跑丢了一只,一期一振只好去找,把弟弟们拜托给长谷部,他也是很放心的。

然而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小老虎跑得有些远。尽管如此,还是顺利的捉到了。

一边应对不断从山上滚落的石块,一边奔跑在颤抖的大地上,还要留心小老虎的安危。一期一振觉得有些无奈。一个不小心,小老虎从手中挣脱,不过还好,是循着气味向退的方向跑去了。


现在只要能快速与大家会合就好了。

一期一振天真的想。

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像是忽然被断掉电源一样。真是不好的玩笑。一期一振摸着黑往前走,路不平,有很多石块,但是地动已经停止了。一期一振不小心被绊了一跤。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摔倒,赶紧用手撑住。是一方石墙。


再抬头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一期一振几乎要怀疑自己眼花了。一丝风都没有,天边随意的挂着几朵云。有很奇怪的交通工具一样的东西来来往往。

???

这是什么情况?

这并不是回本丸的山路。甚至,不是他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好像是迷路了。


尝试着找到回去的路,但是并没有用。他根本不认识这里的路,像是从来没有在这里生活过。诚然,他的确是刚来的。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感到浑身都像碎刀一样的疼痛。若不是本体还好好地握在手里,一期一振简直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场可怕的大火之中。


很快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他们说的什么不太明白,也不想管他们。现在还是找到路要紧。

是要作战了吗?

不,他们并不是敌人,而且没有兵器。

身为一个尊崇武士道精神的优良武士,且会做这种欺负手无寸铁之人的事。他们没有兵器,很自然的,一期一振也不打算用兵器。由于身体的原因几乎一直都在挨打,但对于身为刀剑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意识还是慢慢的迷离,一期一振觉得自己可能支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他见到了身着奇怪衣服,并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假装不认识自己的,三日月和小狐丸。



所以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期一振觉得脑袋都要想破了,还是没有想明白。而且,也不能立刻见到二位大人。心情真是不能说好。


草草用了些饭,一期一振就走到窗前,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楼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终于看见了想见的人。


三日月调笑的和小狐丸说着什么,右手不自觉地挑起对方的银白色长发,把发丝绕在手指间,然后捋下去。再熟练地勾起另一缕,继续这样的把玩。

恍惚间,一期一振觉得这个动作十分熟悉。

好像从前总见他这样做,好像,从前他总这样对自己。可是,苏醒后的意识中,并没有长发的记忆。而且印象中的三日月殿下,总是微笑着看似与谁都亲近,实际上却冷清得要命。哪里有过这样温柔宠溺的样子。



还有一半……

本来想写完但是太晚了

明天还要考试……so 就先这样子

请大家忽略所有不合理


还有  请评论我O(∩_∩)O~

没人理我就没动力更新【泥垢……

评论(4)
热度(23)
© 安月痕/Powered by LOFTER